「對了小翔,我們來台北玩,每個人都帶大包小包,你怎麼只帶一個紅色腰包?不要跟我說你那是小叮噹的四次元口袋。」外號爆料神人的邱易明指著我的紅色腰包。

 

我聳了聳肩,無奈的說:「被我媽逼著帶的,聽說叫什麼『難避邪逢兇化吉保命平安小小紅包包』」。

 

「靠!驅什麼邪保什麼安啊!」邱易明笨蛋一樣的笑著。

 

「可別小看這個包包唷。」我像東森購物頻道的購物專家,從小紅包裡拿出一瓶裝著黑色液體的瓶子說:「這一瓶是小強的眼淚,只要塗在眼皮上,就可以看到鬼唷!來,你試看看。」

 

不顧別人用在看喜憨兒的表情盯著我,打開瓶子,從裡頭傳出一陣濃郁的臭味,那味道比腐敗的魚肉更加噁心,我沾了一點就要往邱易明的眼皮上塗去。

 

「不用了。」邱易明把我的手撥開,隨之可怕的事情發生了。

 

我的手碰我的臉,那像小強排泄物的東西整個沾到我的眼皮上。

 

「有看到鬼嗎?」邱易明問。

 

「我看到你的小弟弟在流鼻涕啦!」我吐了一地後,連忙把臭死的「小強見鬼液」收進小紅包裡,要不是這個包包和裡面的東西還要拿回去交差,我早就把它丟了。

 

又過了十幾分鐘,眼睛還留有餘臭的我,對阿肥問:「你到底想到要去哪玩沒?」

 

「不如去西門町吧!」阿肥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個答案。

 

「我們昨天去過了。」在場眾人異口同聲的說。

 

「那去士林夜吧!」阿肥傻笑的說。

 

「我們剛剛才從那回來,你失憶嗎?」大枝白了他一眼。

 

「是嗎?」阿肥想了想又說:「那不如到小婷家吧,記得之前她好像有說她家在台北。」

 

阿肥說完這句話,在場眾人一片寂靜,畢竟大家都還跟小婷不太熟,提出這樣的要求好像不是很好。

 

「你們確定要去嗎?」小婷微笑的問。

 

「當然。」眾人一致點頭,美女的家誰都想看。

 

「那好吧。」小婷點點頭。

 

想不到她會那麼阿沙力,最高興的莫過於是我,對著阿肥我豎了大姆指:「想不到你除了胖之外……

 

阿肥看著我,眼中閃爍著十字精光準備聽我難得的稱讚。

 

「還是胖!」我看著紅著臉的胖子大笑。

 

「走吧。」小婷牽起我的手,可能是因為太久沒牽我的手緊張吧,現在天氣雖熱但她的手卻冷的嚇人。

 

 

夜晚的台北出奇的寧靜,烏雲壓的很低,好像要把台北整個吞沒。

 

負責開車的大枝順著小婷的指示,快速的穿在台北的街頭,她家在信意路,雖然距離我們所在地不遠,但以邱易明超快的車速,卻像鬼打牆似的開了一個多小時。

 

「你會不會開的太慢了一點。」坐在車上剛睡醒的阿肥邊流口水邊說。

 

「少囉。」大枝從後照鏡中瞪了阿肥一眼。

 

「到了。」過了五分多鐘,小婷指著右前方一棟大廈。

 

大家順著小婷的方向看去,整個嚇傻,這棟大廈看起來非常高級,依我專業的眼光看來,裡面起碼一坪也要八十萬。

 

「你家好有錢喔!」阿肥讚嘆。

 

「我們家小翔還真配不上你,要不要考慮一下我?」大枝指著自己。

 

「我用這台車子跟你換房子。」邱易明指著大枝的破車。

 

看著小婷住的那棟高級大廈,總覺得我們之間的差異好像越來越遠,不過無所謂,反正情人眼裡出西施嘛,她配我可說是剛剛好。

 

「走吧。」小婷走出車外,引領著大家前進。

 

那棟大廈有個很俗的名字「龍威」,小婷拿出磁卡往門口刷了一下,大門發出「啦」聲,裂出一道細縫,隨之被她推開。

 

小婷拉起我的手走進大廈,同時對大家招手。

全站熱搜

豪爽大力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