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害你?我哪有害你?」我連忙解釋,這幾天我翻透了腦袋,還是找不到有對不起她的地方。

 

「還想裝……你和大枝都是共犯……」小婷的聲音穿透我的耳膜,在腦袋裡嗡嗡作響。

 

我沒有裝呀!我非常的喜歡妳,我從來沒有那麼喜歡過一個人,你要相信我呀。」說到激動之處,我已淚流滿面。

 

這個時候,我聽見身旁傳來物品重擊的聲音,原來是大枝跪倒在地:「小翔,我不想再瞞你了。」

 

「你有什麼瞞著我!」我心急的看著大枝。

 

大枝閉上眼睛,眼皮輕輕顫動好像在回想什麼,好一會兒他才說:「那一天,就是小婷被殺的那一天,站在最前頭第一個把小婷推倒的人就是你。」

 

「我!誰啊!」我不可置信的大叫。

 

「對不起,直到現在我才告訴你,但身為你的好朋友,我實在不敢把這樣殘酷的事實告訴你。你的眼睛那時候已經發黑,而且就像喪失人性一樣,不管我怎麼叫你,你都不理。」大枝說。

 

「不可能!沒有這回事。」我連連搖手,小婷這時已朝我們步步逼進。

 

「是真的,雖然後來你沒有強暴小婷,活埋也沒你的份,但你確實在那群人裡面,對不起,但我真怕告訴你,你會幹出什麼傻事!這不是你的錯啊!」大枝看著眼神空洞的我放聲大叫。

 

「不是我的錯,那是誰的錯?」就在這個時候,小婷的手已經掐在我的脖子上。

 

儘管靈符在手,但我已沒有反抗的意志,原來小婷的死我也有一份,此刻的我沒有辦法厚著臉皮再殺她第二次,殺人償命這個千古定律,我正要親身體驗。

 

小婷怨毒的看著我,並把我拖出電梯之外,她的手指甲漸漸陷入我的大動脈,我的呼吸變的困難不已,下一秒好像就要死去,往事有如跑馬燈般在我眼前掠過,但是我卻沒有一絲埋怨,只是用往常般溫柔的眼神看著欲取我性命的她。

 

就在我幾乎氣絕身亡的那一刻,小婷以氣聲在我耳旁說了幾句話,然後鬆開她的雙手,一轉眼的消失不見。

 

她的消失讓我整個發軟,躺在地上好一陣子才被其餘的人拖進電梯之中,劫後餘生的我正貪婪的呼吸新鮮的空氣。

 

「你也太好運了吧,這樣也死不了。」邱易明的一雙眼珠子對著外頭,深怕小婷又去而復返。

 

「你好像很希望我死。」我乾笑了一聲,喉嚨疼痛不已。

 

「她最後好像在跟你說話,她說什麼?」咪咪問。

 

嘆了口氣,眼神有些害怕:「她說像我這樣的無恥之徒她不屑殺我,等會還有更殘暴的鬼要一次把我們趕盡殺絕。

 

「媽呀!還有更殘暴的。」邱易明嚇的叫了出來。

 

「喀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一個噁心的聲音瞬間穿透我的腦門,但其他人卻毫無知覺。

 

「你們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?」我問,這聲音如果沒猜錯,應該是她。

 

「沒有。」眾人同時回答,大枝則是趕緊把電梯關上,就怕小婷回來。

 

電梯門關上,我第一個就對大枝說:「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,你知不知道看到小婷剛才那樣,我有多心痛。最後聽到她說的那句話,我有多難過?」

 

「對不起。」大枝低著頭不敢看我。

 

「算了,現在沒空說這個了。」我把靈符貼上電梯,按下四十四樓,有著一口井的陰冷禁地,隨之到達。

 

電梯打開,一股熟悉的刺鼻噁心味道隨之飄入,這股味道,已經不知在我夢中出現了多少回。

 

我們看著電梯外,雖然外頭空無一物,不過就是沒人敢出去,有鑑於此,我也只能一馬當先的踏入地獄。

 

陰冷禁地內昏暗無光,只能靠著隱隱透入的月光,勉強看見眼前的物體,室內瀰漫的血腥餿臭味,不停的侵蝕我的鼻腔,使我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。

 

我們一夥人行走的速度相當緩慢,為免鬼怪們突然偷襲,我們五個背靠著背,腳上踩著黏稠滑溼的泥濘,每往前走進一步彷彿就更深入地獄,負責帶領大家的我,手持保命物慢條斯禮的步步向前。

 

「小夥子,你們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們卻偏要搶個位子來賣鹹鴨蛋。」怪腔怪調的聲音自四面八方傳來:「簡直就是茅坑裡點燈,找死!」

 

那聲音在這密室裡造成極大的迴響,神嚎鬼哭聲四起,以鬼婆婆為首的數百隻鬼怪現身。

 

「怎麼又是你們。」我揪緊眉頭,同伴們各個面露懼色。

 

「本來我還想讓你們死的輕鬆一點,想不到你竟然殺了我的老伴!」鬼婆婆那像骷髏般的手指著我:「我一定要讓你死的很慘!很慘……

 

「又是這句,我早就聽膩了!」我的表情相當不屑,旁邊的人則是要我收斂一點,不過我總覺得反正都是要死,不如死的屌一點。

 

鬼婆婆聽我這麼說,惱羞成怒的回頭對她後頭的鬼魂,道:「再殺了他們幾個,我們就可以重新變成人啦!我們上!」

 

她的話一說完,數百個張牙舞爪的鬼怪們,立即對我們群起攻之,那聲勢之浩大,足以讓人膽裂魂飛。

 

「怎麼辦,一大堆鬼來了。」邱易明被嚇的連站都站不穩,還得靠大枝攙扶。

 

「不過是鬼嘛!有什麼了不起。我們……」我看著那群凶神惡煞,轉身大叫:「逃!」

 

千萬不要笑我是孬種,其實我本來是想說衝的,不過看到一群斷頭缺腳,身體只剩一半,還不時流腦漿,噴排泄物的惡鬼對你衝過來,誰也沒勇氣說衝吧?

 

我們拼命到處流竄,忽然看到一個逃生門,我想也不想的馬上打開,大夥一齊向內衝去,然後用力關上大門,最後我把僅剩無幾的符通通貼在門上,

 

「呼……差一點就要掛了…………」阿肥不停大口喘氣。

 

「是啊…………」聽著大門不停被拍打的重擊聲,和連珠炮語的咒罵聲,我們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。

 

「往下走吧。」大枝看了我一眼便往下面走去。

 

底下就像個無底深淵,好像永遠走不完似的,我們拼命往下,樓梯更是拼了命的延長,我正想回頭問問大家要不要繼續走下去時,忽然發覺有人不見了……

 

「你們怎麼搞的,有人走丟了也沒發現!」我緊張的到處找,卻遍尋找不著。

 

「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.」阿肥數了一遍,五個。

 

「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.」邱易明也算了,還是五個。

 

「你該不會是忘了算自己了吧,白痴。」阿肥指著我大笑。

 

「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」我用手點了一次,是四個,我發覺大家的臉色有些不對勁。

 

「你為什麼漏算了咪咪,她在那邊啊!」大枝臉色發白的指著空氣。

 

他的話讓我的表情驟然變色,我看著空氣,想起了小強水的使用時間,大叫:「媽呀!她的鬼!」

 

我的鬼叫讓所有人都退到我身後,忽然從大枝剛才所指的方向傳來了一個聲音:「想不到人家一時不小心,竟然露出了破綻!」

 

我還來不及思考是怎麼回事,那聲音忽然化作實體,一個我這生最不想看見的人,再度現形。

 

「邱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我用來指著她的手,劇烈發顫。

 

我的老天爺呀!她追殺我那麼久,想不到還不死心,而且怎麼打也打不死,在我的心目中,她比剛才那些所有的鬼加起來還恐怖一百萬倍。

 

「親愛的,你還認得人家呀,人家真的好高興唷,來,親一個,啾!」邱曉玲用她那只剩四分之一的破爛嘴,送我一個飛吻。

 

我旁邊的這幾個人見到咪咪變成邱曉玲,顯然也是受到很大的驚嚇,全都站在原地無法動彈。

 

「還不快跑!不想活啦!」我邊繼續往下逃邊放聲大吼,他們受到我的影響,也跟在我屁股後面逃。

 

我們的跑的又急又喘,邱曉玲卻追得裂嘴大笑,還不時發出一些噁心淫穢之聲來干擾我們,我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但上氣不接下氣的我,連呼吸都有困難,更別提是問問題。

 

「唉唷,親愛的,你跑的好快,好快喔,等人家一下嘛,人家跑的好喘喔。」邱曉玲怪腔怪調的嗲聲,害我差點滾下樓梯。

 

她以與我們保持一定距離的速度窮追不捨,事實上我早就見識過她的速度,她現在之所以未追上我們,只是在享受樂趣罷了。

 

想到這裡,我的旁邊出現又出現了一個逃生門,我也不管裡面到底有什麼,就直接打開它向裡頭衝去,阿肥等人也跟著我的腳步進到裡頭。

 

「怎麼又是這裡!」阿肥哭喪著臉,原來我們所在的地方又是四十四樓,而那群噁心的鬼們,則在離我們有一大段距離的另一個安全門敲打著。

 

看著那群鬼怪拚命敲打的模樣,我以氣音對大家說:「看樣子我們還沒被注意到,走路時小聲點。」

 

「我要找咪咪……」大枝的臉色相當難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豪爽大力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