進到裡頭,有不少打扮上流的人穿梭其中,再往前走我們先看到管理員櫃台,當班的是一個長相帥氣的年輕管理員,還戴著個墨鏡,在室內還戴墨鏡,肯定是頭殼裝屎。

 

說實在的,那個管理員的年紀看起來也才二十歲左右,實在是沒理由會來當一個大樓管理員,不過人各有志我也管不了那麼多。

 

「是你!」原本坐在位子上看電視的管理員看到小婷走近,忽然對她大叫。

 

「嗯。」小婷冷冷的點頭。

 

「到底在哪裡!」管理員瞬速站起身一張臉變的慘白。

 

小婷沉默不語,其他人則是聽的一頭霧水。

 

「快說啊!」管理員大吼,雖然他戴著墨鏡,卻彷彿可以看到他的眼中噴出火來。

 

「不知道。」小婷白了她一眼,轉頭不再看他。

 

不識相的管理員看到小婷不理她,突然躍過櫃台跳到小婷身旁,抓著她的手:「到底在哪裡!」

 

「啊!」小婷被那管理員一抓,嚇的尖叫,我一股火氣冒了上來。

 

「搞什麼,不要碰我女朋友!」我忿怒的一把推向管理員。

 

在怒氣推升我的力量之下,這一推我用了很大的力氣,估計連大象都會被我推得後退幾十步,但那管理員卻像「叔叔有練過」似的紋風不動,彷若一座大山。

 

「再問你一次,是不是今天!」管理員失控的搖晃著小婷。

 

「跟你說,放、開、她!」看到女朋友有難,我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力量,往那變態管理員的臉揍了一拳,他的墨鏡摔落在地,裂成兩半。

 

眾人頓時鴉雀無聲,但卻不是被我那拳給嚇到,而是被那管理員的臉。

 

少了墨鏡的遮掩,管理員露出他的雙眼,其中一眼竟空無一物,缺了眼球,且裡面還像是有無數的小人在裡頭蠕動,從那眼睛的凹洞中,似乎可以看到他淒慘的過去。

 

管理員的墨鏡碎去,像洩了氣的球似的全身無力,鬆開抓著小婷的雙手,又大吼一聲,衝出門外。

 

「神經病!」我對那管理員離去的背影咒罵了一句,轉而問小婷:「你認識他嗎?」

 

「不認識。」小婷搖頭,原本就略顯蒼白的臉變的更顯白皙。

 

「我看他八成是看你女朋友長的漂亮,所以想這樣引起她注意吧。」阿肥開著無聊的玩笑,想緩和一下緊張的氣氛。

 

「應該是吧。」我苦笑一聲,摸摸小婷的頭:「走吧,不要理他,這年頭瘋子特別多。」

 

剛才的事件對小婷的影響好像頗大,她的身體一直顫抖且嘴唇發紫,讓我有些於心不忍,幸好在大家的開導下,總算讓她回復一些神采。

 

「走吧。」小婷揚起微笑指著電梯的位置。

 

眾人跟著她的腳步引領向前,這棟大樓不愧是個高級住宅,電梯足足有六個之多,隨便走到一個最靠角落的電梯口前,手輕觸向上鍵。

 

「不要坐那一個。」看見我的舉動,小婷出聲阻止。

 

「為什麼?還不都是電梯嗎?」我看著電梯由上而下,對小婷的話並不以為意。

 

「那個電梯常壞,你沒看到新聞嗎?有一個九十幾歲的老先生被關在電梯裡,那個電梯指的就是這個。」小婷用他甜甜的嗓音說著,剛才的事她似乎沒放在心中。

 

「原來如此。」我走到另一邊小婷站的電梯前。

 

一站到那電梯前面,仲夏夜裡原本酷熱的天氣忽然驟降數度,我打了一個寒顫,但同學們卻不以為意的繼續談笑。

 

電梯門打開,大夥走進裡頭,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直上心頭,無數的電梯鬼話在我腦海盤旋,讓我遲遲沒有進到電梯裡頭。

 

「小翔,你在發什麼呆,快進來!」阿肥那個跟他體型相差無幾的女朋友胖妹出聲催促著我。

 

「我們走樓梯好不好?」我不好意思的吐出這句話,輕輕閉上眼,好像看到電梯載著大家掉到地底深處爆炸的模樣。

 

從小我就有一種異於常人的感應力,倒也不是什麼特異功能,只是在發生什麼事情之前我總會感應到一些徵兆,現在的莫名寒意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 

「可以是可以,但是我家在四十四樓耶。」小婷的手按著電梯的ON鍵等著我進來。

 

「要走你自己走!」大枝的女友咪咪說。

 

「好啦。」死就死吧,一起出來玩我也不想打壞大家的興致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豪爽大力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