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謎團

 

才一到大枝房間門口,就聽見他與邱易明的劇烈爭吵聲,另外我還注意到他們的房門口有著一些細微的黑色粉末。

 

「你說你下禮拜就要到國外避難是怎麼樣?有沒有義氣啊!」大枝破口大罵。

 

「義氣是什麼,能當飯吃?現在小婷已經到處在抓人,不見一個胖妹,下一個不見的搞不好就是我!」邱易明也回嘴。

 

「少囉唆,反正你不准出國!」大枝說。

 

「哼!我看最希望出外逃難的人是你吧,你這個見死不救的傢伙。」邱易明語帶諷刺。

 

「什麼見死不救,對方那麼多人,我哪能救什麼。而且那些人的眼睛很奇怪,整個都是黑的,我一看到他們就全身不能動彈。現在想起來,還是怕到不行。」大枝的語氣有些惶恐。

 

「什麼全黑,我看你是活見鬼了!」邱易明大罵。

 

聽他們說到這裡,我的心中充滿疑問,於是我打開他們沒有上鎖的門,看著劍拔弩張的他們。

 

「小翔你怎麼來了。」大枝驚訝的看著我。

 

「你怎麼沒敲門就進來。」邱明易的口氣激動。

 

「我剛被邱曉玲追的很慘,所以跑來你們這避難。」他們倆聽完我的話,連忙起身向門外查看,一直到確定邱曉玲不在,才鬆了口氣。

 

「她怎麼又來了!」大枝和邱易明異口同聲的說:「那個變態女鬼不是被你的符消滅了嗎?」

 

「我哪知道,那符也許僅能暫時驅走惡鬼吧,想想也對,不然怎麼可能在一瞬間就讓鬼消失。」我笑了笑又說:「她搞不好就在附近,你們還敢說她是變態,不怕等一下被抓嗎?」

 

「有什麼好怕!」大枝提起所剩無幾的勇氣說出這話,而邱易明則趕緊打開剛從電腦上下載的佛經MP3。

 

「我剛才有上網查過邱曉玲的資料,發現她是因為感情而死……」我的話說到一半即被打斷。

 

「這我們早知道了,前幾新聞刊的那麼大,不知道的人才是白痴……

 

他在說我嗎?

 

「好吧。我主要是想跟你們說我的猜測。邱曉玲在鬼寓前後帶的兩個男朋友,都稱他們為莊社,而且在我們面前本來都很要好,但之全都被她親手解決掉。所以我想,她應該還對死去的莊社懷有愛意,所以把她喜歡的男人都當作莊社。」

 

「有道理。」大枝說。

 

「但因為她生前對莊社懷有極大的恨意,再加上現在她的腦袋又有點問題,所以愛上不是莊社的莊社後不久,就又會產生恨意,等到爆發點──新的男人出現,她就會馬上宰了舊的莊社。」

 

「新的男人?你在說你嗎?」大枝指著我說。

 

「應該算吧。」我攤開雙手苦笑:「她會故意在我面前虐殺莊社,也是為了報之前莊社在她面前玩女人的仇吧。」我看了一直不講話的邱易明一眼,他的眼神有些奇怪,我想是在害怕吧。

 

「這你也知道。不愧是讀心理系的。」大枝臉色奇怪的問:「不過有一點我想不透,新聞報導說,莊社被邱曉玲抓到出軌時,眼睛變的全黑且持續好幾分鐘,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」

 

「是很奇怪,但我也摸不著頭緒。」我搔搔不中用的腦袋,這件事可能只有柯南知道。

 

「我幾個月之前曾問過我當眼科醫生的堂哥,他也說這事是前所未見的。」大枝認真的道。

 

「幾個月前?」我加重語調:「幾個月前你幹麻問,難道你遇過類似的情況?」幸好大枝正好給我問這件事的機會,否則還不知道要怎麼開口。

 

「沒有啦,隨口問問而已。」大枝敷衍似的笑了笑,但我可不會輕易放過他。

 

「少來,我記得你說過,你跟堂哥的感情很差,如果不是因為什麼重要的事,才不會找他問咧!」我的直覺告訴我,大枝一定藏著什麼秘密。

 

「就跟你說沒什麼了!」大枝忽然翻臉,我原本還想繼續問下去,但他宿舍房間的門卻忽然被打開。

 

我嚇的倒退了好幾步,幸好走進來的是滿臉驚慌失措的阿肥,一進來他就說:「我完了!」阿肥的表情透露著相當的恐懼。

 

「又怎麼了?」我看著仍拿著手機的阿肥,這幾天的怪事讓我相當的不耐煩。

 

「小婷鬼打給我了!」阿肥把手機號碼給我看,打來的人是小婷沒錯。

 

「然後呢?」我緊張的追問。

 

「小婷鬼跟我說,她知道胖妹在哪裡,而且胖妹也不是她抓的。她要我到之前那個公寓去,咪咪和胖妹都在那裡!」阿肥看了邱易明一眼,他正搖頭晃腦的不知道在幹什麼。

 

「笑話!這個老套的方法已經用來騙過胖妹,還想拿來騙我們?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嗎?」大枝重擊地板:「你該不會是相信了,然後想要我們陪你到鬼寓吧?」

 

「當然不是。」阿肥連忙否認,說:「肥妹之前也是接到小婷的電話,然後就失蹤了,我怕也跟她會有一樣的下場,所以趕快來找你們!」

 

「所以說你是要我們保護你的囉?」大枝笑了笑:「希望你下次中樂透也要記得來找我們。」

 

「一定會的啦!」阿肥用力點頭,走到邱易明的身旁,發現他正在喃喃自語著。

 

「不要理他,我看他是嚇傻了。」我把阿肥招過來,準備共商抗鬼大計。

 

在此同時,電視機忽然自動打開,我們被電視發出的聲響給嚇了一跳,全都往電視看去。

 

電視並沒有出現什麼妖魔鬼怪,而是播放著新聞。

 

看著電視畫面,我叫了一聲:「小婷!」

 

「本台記者侯佩為您報導,日前被人發現死於信意路上附近小公園裡的女屍,經過法醫勘驗後,已確定是他殺。」

 

「他殺!」我重覆了一次,連連嘆了好幾口氣。

 

「死者袁思婷,在生前曾遭多名男子性侵,兇手手段殘忍,她的身上還有多處反抗所造成的傷痕。令人髮指的是,警方昨日竟發現死者身上並無任何致命傷,而是窒息而死。這代表著,死者是遭到兇手活埋。現場遺留下許多黑色不明粉狀物體,目前警方已經鎖定嫌犯,相信過不久就可將犯人繩之以法。」

 

「活埋……」我默念了數回,越念心情就變的越沉重,就像寺廟裡用來敲鐘的鎚子,不停的撞擊我的心臟。

 

一下……一下……又一下……

 

輕輕看了大枝一眼,他的表情也相當痛苦。

 

「果然是真的……是真的……」大枝不停重覆著。

 

「什麼真的?」我抓住大枝的肩頭搖了又搖。

 

「那天我看到那群眼睛全黑的人是真的,那件事也是真的!」大枝不自覺的流下眼淚,表情恐懼。

 

「什麼眼睛全黑?」聽到他剛才和邱易明的談話,其實我已經知道了大概,但還是想聽他親口說出。

 

「眼睛全黑?」在旁邊一頭霧水的阿肥忽然出聲,指著站在我們身後的邱易明,說:「是跟他一樣嗎?」

 

他的話讓我心頭為之一震,迅速擺頭向後,我見到邱易明正站在阿肥的背後,特別的是,他的眼睛居然全都是黑的,從那黑看去,有種讓人遍體生寒的感覺。

 

在房間內的所有人,全都看著邱易明,而大枝更是看著他的眼睛久久不能言語,然後褲子濕了一片。

 

「邱易明,你在玩什麼花樣,不要鬧了!」我走到邱易明面前,用力推了他一把,但他的腳像扎了根似的一動也不動。

 

「殺………………」邱易明的眼睛睜的像棒球那麼大,一步一步的向阿肥逼進。

 

「你要幹什麼!」阿肥像豬公被殺那樣慘叫,不停的向後退去。

 

「殺………………」邱易明仍是不停的向他逼進,而我則是被嚇到難以動彈。

 

邱易明的黑眼像有某種莫名的力量,我一看著那雙眼睛,就覺得有股攝人的恐懼之力,朝我雷霆萬鈞地傾倒而來,就算我奮力抵抗,卻還是不能自己。

 

混亂的情緒不停的在我腦海中激盪著,我慢慢的閉上眼睛,念著佛號,不知過了多久,終於變的沉靜了些。

 

「我看他是中邪了!」回過神來,我大叫。

 

「管他中什麼邪,快來救我啦!」阿肥的叫聲,大到連隔壁棟的人都聽的到。

 

可憐的阿肥現在已經被邱易明逼到牆角,且他的雙手已經用力掐到阿肥的脖子上。

 

見此,我趕緊衝到邱易明的身旁,使勁拉著他的手臂,用力往外拔。

 

原本我還慶幸著邱易明的力氣不大,但實際試過才發現他的力量是大的可怕,不管我怎麼用力,他那看似無力的手臂卻仍是聞風不動。

 

「還不快來幫忙!」我對著仍不停發抖的大枝叫著:「你還想要再讓朋友死在你面前嗎?」

 

我的話讓原本呆若木雞的大枝稍稍有了反應,隨後他大力哮吼了一聲,也向邱易明的方向衝來,和我一人一隻手臂,用力向後拔。

 

「啊!」我和大枝邊拔邊叫,吼聲震天,但邱易明的手卻只是稍稍動了動,影響不大。

 

我看了邱易明一眼,他的額頭和頸部都泛著青筋,面目猙獰的瞪著阿肥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阿肥是他的殺父仇人。

 

「放手!這樣下去他會死的!」我大叫,但邱易明仍是無動於衷。

 

阿肥的臉已經整個漲紅,這時宿舍的大門忽然被撞開,從門外走進了許多人,其中有男有女,且都滿臉怒容的瞪著我們。

 

其中一個走在最前頭的黑面男劈頭就罵:「你們這幾個變態,平時就常聽見你們這傳來怪聲音,想不到真的在給我搞GAY。搞GAY也就算了,還叫那麼大聲,叫那麼大聲也就算了,還玩SM!」

 

「快來幫忙!」我根本聽不懂他在講什麼,只知道救星到了。

 

「還幫忙咧!我可沒這個嗜好!」黑面男不屑的看著我。

 

「什麼嗜好?快來幫我們扳開他的手,他中邪了。」我著急的大吼。

 

我的大吼終於讓他們明白事態嚴重,一個接著一個的趕來幫忙,還有人開始對邱易明拳打腳踢,我們大家一起努力了不知道多久,好不容易才讓阿肥逃離邱易明的魔爪。

 

「你們這幾個年輕人,玩SM玩的過火了吧!咦,他的眼睛怎麼是黑的…………」黑臉男仍是堅持己見,直到他看到邱易明的雙眼才大叫了一聲,緊閉尊口。

 

倒霉的阿肥逃出魔掌,癱在地上不停喘氣,他的脖子上多了兩個鮮明的藍青色掌印,看起來非常嚇人。

 

而邱易明知道自己掐人失敗後,整個獸性大發,不只鬼吼鬼叫還見人就打,最後他的行為引起了公憤,被在場數十人痛扁一頓。

 

邱易明的力氣雖大,卻是雙拳難敵好多手,在黑面男用了「一勒讓你死終極十字關節技」後,終於不支倒地。

 

邱易明的倒地,讓來幫忙的群眾作鳥獸散,不到一分鐘的時間,房間內就只剩我們幾個。

 

「他該不會死了吧?」大枝緊張的問。

 

「你說哪一個?」我嘆了口氣,房間內的兩個人還真都像死了。

 

幸好阿肥仍在苟延殘喘,而邱易明雖然渾身是傷,卻還有呼吸,而且眼睛也已經變回原來的樣子。

 

這時,我注意到邱易明的身旁,有為數不多的細微黑色粉末,這和我剛在他們門口看到的如出一轍。

 

「這是什麼。」我用手沾了點黑色粉末給大枝看,說實在的,這個黑色粉末跟我房間之前出現的大粒灰塵還真像,每次只要大枝一來我家,似乎灰塵就會出現。

 

「不知道,可能是剛才有人鞋子髒吧。」大枝用手摸了摸邱易明的傷勢。

 

「是嗎?」我想了想,長嘆了一口氣,對大枝說:「都已經快要鬧出人命,你還是不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

 

大枝聽到我的話,雙眼頓時失神,好一陣子他才緩緩道出他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……

 

那一天大枝很早就到學校,看到小婷也帶著便當要到學校來找我,於是大枝就躲在轉角,想嚇嚇小婷。

 

小婷也真的被大枝給嚇了一跳,而且還跌倒在地,就在這個時候,從四周就跑出十幾個人把小婷給團團圍住,大枝一看到他們的眼睛,就嚇的跪倒在地不能動彈。

 

就在那一刻,周遭安靜無聲,時間仿佛停止流動,校園內只餘下小婷的慘叫聲,和不知所措的大枝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真的很沒用,我真的救不了她。」大枝說到這裡已經痛哭失聲。

 

「不用說了,我知道了。」我的心中也是萬般懊悔,如果那一天我早點到學校,如果我沒有跟她說希望吃到她親手作的早餐,如果我沒有跟她交往,如果……

 

再多的如果也換不回小婷,我擦擦臉龐的淚,對大枝問:「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?」

 

「我看到那些人之後就暈倒了,等醒來時已經過了第一節課,還以為是我在作白日夢。」大枝細聲的說。

 

「所以你為了驗證到底是真是假,前陣子才要我把小婷帶給你看。」我問。

 

「嗯。想不到我卻看到小婷若無其事的樣子,所以我就斷定那件事是幻覺,你想想看,怎麼可能會有人眼睛全黑,又有誰膽敢在大白天的學校幹下這種事,而且最重要的是……」大枝的話說到這裡突然止住。

 

「是什麼?」我追問。

 

「算了,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。」大枝嘆了口氣,又說:「這一定是小婷的報復,她一定以為我跟他們是同夥,所以才來找我們報仇的!」

 

「不會的……小婷那麼善良……怎麼可能會作出這種事!」我的頭有些發暈,暈到就快要倒地。

 

這個時候,原本在地上呻吟的兩人已經逐漸醒轉,剛受到劇烈攻擊的阿肥,像隻受到驚嚇的小鹿,一手護著頸子,一手拿著枕頭護身體,模樣甚為有趣。

 

「好痛!痛爆了!誰打我!」剛醒來的邱易明邊喊著痛,邊檢查全身上下的傷口。

 

我一看到邱易明醒來不知道為什麼,一股火氣直上,衝到他面前就抓起他的領子,發出震天怒吼:「是不是你幹的!」

 

「幹什麼啦!」邱易明使勁的想撥開我的手,卻是徒勞無功。

 

「說!你這個黑眼的!你的同黨到底在哪?」我克制不住內心澎湃到不行的怒意,一拳打在他臉上。

 

「說什麼啦……到底說什麼啦……」邱易明的嘴角滲出血來,言語有些含糊不清。

 

「還裝蒜!枉費我還當你是好朋友!」我激烈的搖晃著邱易明,整個人已經失控。

 

就在這個時候,阿肥和大枝已經抓住我的雙手把我拉開,大枝不停的說著:「不是他,我記得在場的沒有他,你冷靜一點。」

 

聽大枝這麼一說,我深深的吸了口氣,閉上眼冷卻一下浮躁的心情,邱易明也趁著這個時候快速逃回自己房間。

 

「不是他,又會是誰!」我怒氣仍是未平。

 

「會不會是有人要陷害我們?」大枝呼了口濁氣,說:「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眼睛全黑的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,但為何卻全出現在我們身旁。」

 

聽他這麼一說,好像也有幾分道理,從一開始新聞報導的莊社,到殺害小婷的數十人,最後還有剛才的邱易明,這一切實在太過奇怪,一時之間我也摸不著頭緒。

 

冥冥之中,似乎有股無形的手,在一步步的催促著我們,想要把我們逼上死亡之路。

 

「會不會邱易明也是被小婷派來要殺我的!先是胖妹,接下來換我了!我死定了!」阿肥摀著臉,大哭了起來。

 

「不會的,小婷沒理由要害我們,殺她的人又不是我們,我也沒作過什麼對不起他的事呀!」我努力的辯解。

 

「會不會是小婷以為大枝跟那些黑眼怪人是同夥,所以才找你報仇?」阿肥說。

 

我和阿肥一同把臉轉向大枝,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,而大枝也是一樣啞口無言。

 

最後我們決定先開著燈睡覺,誰也都不敢貿然離開,都聚在大枝的房間裡,直到天亮。

 

 

一大早我就搭著台汽回到位於彰化的家中,老媽一看到我就說:「金廣當師姑有去你房間看過,她說你最近應該又遇上了麻煩事了,對吧。」

 

「哪有,我好的很。」我擺了擺手,不想讓老媽擔心。

 

金廣當師姑也真厲害,看我的房間就知道我有麻煩,要是讓他看到我的臉,不就知道我長的像金城武……

 

「是嗎?」老媽很不放心的說:「你還是把師姑給你的紅色袋子和佛珠帶著,以防萬一。」

 

佛珠?早就塞到邱曉玲的肚子裡了,而那個紅色袋子,好像還在。

 

「好。」我應了一聲就走回房間。

 

看了一遍我特地去租的港片,本來還想再多作些什麼事,不過卻總是提不起勁來,只要一想到小婷的死狀,以及她的報復,我就感到相當不安。

 

她的死我雖然稱不上有直接關係,但若是沒有我,她也不會死的如此淒慘,回想起來,我們的感情雖不算是轟轟烈烈,倒也是甜甜蜜蜜,就算是她變成鬼還和我在一起的那段時間,也是相異無幾。

 

我實在不明白,她為何要引導我們到鬼寓步入死亡,現在又為何要讓我們一個一個的去送死。

 

躺在床上的我,注意到書桌底下的黑色粉末,忽然間靈光一閃,那粉末我見過好多次。

 

從前陣子我房間裡掃不完的開始,到莊社的家、大枝的門口、殺害小婷的地點,全都有這東西。

 

我想這兩個東西,一定有某種關聯 但這兩者之間又有著什麼關係呢,我一直努力的想,還上網找了許多資料和問了幾個朋友,但卻苦無結果。

 

就在情況陷入膠著時,我的手機響起了吳克群的將軍令,來電未顯示。

 

按下手機ON鍵,我接通來電:「請問哪位?我現在沒空填問卷,送獎品也別送來我家,更沒錢簽大家樂,我家也沒小孩可以被綁架!」

 

通常來電未顯示,我都會把它當成詐騙電話,何況我現在的心情無比惡劣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是袁思婷的媽媽,可以打攪一下嗎。」電話的那來傳來一個和藹可親的聲音。

 

「袁思婷?你是小婷的媽媽!」她的話讓我大大的吃了一驚。

 

「嗯。請問你是郝浩翔,我女兒生前的男友嗎?」小婷的母親說。

 

「對。」我尷尬一笑。

 

「那就是了。我女兒生前時常跟我講你的事。」小婷的母親說。

 

「喔。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我想了想又說:「您怎麼會知道我的電話號碼?」

 

「有個東西我想給你看。等見了面再說吧,我在南民公園北門等你。」小婷的母親說完話,便匆匆把電話掛上。

 

我又躺回床上,靜靜的思考了一會兒,騎著車往南民公園去。

 

 

南民公園。

 

今天的天氣相當的好,藍天白雲,空氣中還有股淡淡青草香,許多的家長也帶著小朋友來公園玩耍,這安詳寧靜的畫面,卻和我愁雲慘霧的內心恰恰相反。

 

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到這裡,胖妹已經失蹤,而阿肥還差點被殺,他們全都是在接到小婷的電話後出事,天曉得她會不會裝成她的媽媽來騙我。

 

或許是我卻始終相信著她,相信她一定是有什麼原因才會作出這種事;又或者我根本就是想再看看她,想問問她到底是怎麼了,我還是想幫助她的,此刻的我陷入了無盡的苦惱之中。

 

這個時候,一個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考:「請問你就是郝浩翔嗎?」

 

我抬起頭看,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長的和小婷十分相像的中年女子,面對她,我彷彿又見到了小婷。

 

「沒錯。請問您是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碼呢?」雖然她長的很像小婷,但生性多疑的我,還是不敢掉以輕心。

 

「從小婷的日記上找到的。」小婷的母親輕聲道。

 

「日記?」我加重語氣問。

 

「嗯。今天我來就是要把這本日記交給你,我覺得小婷的死並不單純,但我又不聰明,查不出什麼線索。希望身為她男朋友的你,能從日記上查出什麼。」小婷的母親說到死字時,臉頓時蒼老了許多。

 

「喔。」我接過她母親交給我的日記,沒多說什麼。

 

「小婷在家裡就常常說起你的事,她應該相當喜歡妳,一直到臨死那天都是一樣的。」小婷的母親對我露出慈祥的笑容,轉身離去。

 

看著她的背影,我又嘆了口氣,在公園坐了一會兒,便騎上機車回家去。

 

 

家中。

 

坐在床上的我,此刻正拿著小婷的日記發呆,我實在不知道該不該打開它,最後,我想到小婷悲慘的死法,和她母親的期待,我決定要面對真實的自己,翻開那本令我鼻酸的日記。

 

 

五月七號

 

今天是我第一次嘗試使用聊天室,一上線就遇到一個叫豪好笑的人主動跟我聊天,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,看他的名字就知道了,我們聊了很久,他還講了很多有趣的事情給我聽。

 

雖然他一直問些關於我的事,不過人家常說網路上很多變態,他是不太像,但也不排除這個可能性,所以還是先暫且保留囉!

 

聊天最後,我還給了他我的MSN,可能是他讓我很開心,所以總覺得他應該不會是個壞人。

 

五月十二號。

 

這幾天我都在跟豪好笑聊天,他真的是個很特別的人,我也跟他說了我的一些事,雖然都僅限於電腦網路上的交談,但卻覺得他好像就陪在我身旁。

 

六月一日。

 

我們終於見面了,他長的不高也算不上非常帥,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,但跟他在麥當勞聊了一下,卻又覺得有點喜歡他,真是非常矛盾,會不會有人說我是笨蛋呢?

 

應該不會吧,反正也沒人會看到我的日記,而且喜歡一個人根本不用理由不是嗎?

 

 

原來在第一次見面時,小婷就已經喜歡上我,我還覺得她那天很冷淡,都是我一個人在自說自話。

 

想到這裡我不禁發出苦笑,翻了幾頁又繼續看下去。

 

 

六月三十日。

 

這是我們交往的第八天,小翔真是一個每天都會帶給我驚喜的人,想不到他看起來笨笨的,卻還是小說家,今天他還說要幫我寫一本小說,用我來當女主角。

 

我雖然沒有答應,但心裡卻非常的甜蜜,有人用我來當女主角,那是一件多麼浪漫的事呀。

 

七月三日。

 

小翔第一次帶我去見他的朋友,他的朋友跟他一樣都是很好的人,但奇怪的是,我總覺得他的朋友之中,有人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,但我一回頭,那眼神卻又消失不見。

 

那個眼神有些怨毒,又有些陰寒,讓我起了好多雞皮疙瘩,真的是好可怕喔,所以聚會到一半我就趕快說我有事要先走了。

 

 

七月四日。

 

本來很不想去的,不過小翔一直要我跟他們去六福村,我也只好去了。

 

我那天玩的真的很不開心,也不是說遊樂設施不好玩,而是那雙可怕的眼睛一直跟著我,我走到哪眼睛就跟到哪,但只要一轉頭那眼神卻又消失不見,我真的好害怕。

 

不知道怎麼了,就算回到家裡,眼睛好像還是跟在我後面,我真的好害怕……好害怕……

 

七月二十三日。

 

今天是鬼門開的日子,小翔最近常說我對他很冷淡,是不是不喜歡他了,才怪呢!我真的非常的喜歡他,為了慶祝鬼門開,還特別作了個鬼便當帶到他的學校給他吃。

 

我很早就到他的學校去,在拿便當的途中,突然衝出一個他的朋友,然後從四面八方,又跑出一堆黑色眼睛的人,我很害怕拼命掙扎,而他們卻對我加以獸行,而且那個一直用奇怪眼神看我的人也在其中,最後還集體把我活埋。

 

我好恨啊……我恨……我恨……

 

我要報仇……我要殺了他……

 

日記到這裡已經全部結束,最讓我感到害怕的是,最後一篇日記到底是誰寫的呢?難道是小婷的怨魂,想留下她最後的怨恨嗎?

 

小婷所說的那個有奇怪眼神的人是誰呢?我心中其實已經有了一個對象,那是我一個稱兄道弟的好兄弟,我實在不想再想下去。

 

我決定回到鬼寓,解開一切的謎題,還小婷一個公道。

 

收拾好行李,我到客廳跟老媽說:「學校突然有報告要作,我先回去宿舍了你自己好好保重吧。」

 

「要寫作業就快回去,說什麼好好保重這麼不吉利的話!」老媽繼續看著他的天下第一味。

 

「嗯。」我應了一聲,又看了養育我多年的母親,便回到宿室。

 

回到宿舍,我把租回來的片子,又重覆看了好多次,直到手機響起了將軍令。

 

「小翔!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咪咪回來了!」手機中傳來大枝興奮的聲音。

 

「是喔。」我冷冷的回應。

 

「裝什麼冷漠啊!你快來我們這裡,大家都在。」大枝說完話就把手機給掛了。

 

正好,我也有事要和大家商量,走出大門,沒多久便來到大枝的宿舍。

 

 

才剛到門口,就聽見他們在慶祝的聲音,打開房間門,他們正喝著可樂,吃披薩,一臉高興的表情。

 

「小翔,你也太慢了吧!」大枝高興的招呼著我,我卻沒有太多愉快的感覺。

 

「對咩!真是不給面子。」歷劫歸來的咪咪笑著說。

 

面對咪咪友善的笑容,我卻一點也笑不出來,只是冷冷的對她說:「妳要怎麼證明妳不是鬼?」

 

我驚人的一語讓吵鬧的眾人頓時默然無聲,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我,想也想不到平常合群的我,會說出這樣破壞場面的話。

 

「我相信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從裡面逃出來,妳安全逃出來的可能性近乎於零,除非……妳跟小婷一樣非人!」我默默的看著她,等她作出辯解。

 

「唉呀,你怎麼變的那麼多疑!鬼沒什麼好怕的啦!」阿肥喝了口可樂,輕輕瞄了坐的離他八丈遠的邱易明一眼,深怕他又再度發狂。

 

「你還敢講!是誰今天特地帶著咪咪到大太陽底下曬個一小時,又帶他到十幾間廟裡繞,害我們到現在才能慶祝!」邱易明搖搖頭,露出莫可奈何的表情。

 

「廢話!誰知道等一下她會不會跟你這個邪魔歪道一樣跑來掐我脖子!」阿肥氣急敗壞的叫著,又吃了好幾個披薩。

 

「好啦,不要吵了。反正我一覺醒來,就發現自己躺在公園裡,直到打給大枝,才知道原來已經過了那麼久,還發生那麼多可怕的事,以後打死我,我也不敢再回去了!」咪咪的表情恐懼。

 

「是嗎?我今天來就是要拜託大家,跟我一起到鬼寓,我覺得裡面一定還有事情沒有發現。」我的話再度讓大夥沉默下來。

 

「我不去!」邱易明第一個反對。

 

「你不去是嗎?別忘了你隨時有可能亂殺人,而且還有可能連自己也殺掉,你確定你要一輩子不安下去?」我看著邱易明的眼睛,他默默的輕輕頷首。

 

「我去!好兄弟有事,我一定挺到底。」大枝很有義氣的說。

 

「那我也去吧……」咪咪露出了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看著大枝。

 

「那你呢?」我膽子最小的阿肥問。

 

「我當然要去!胖妹都不知道到哪去!我非去不可。」阿肥堅定的說,看來愛情的力量果然很偉大。

 

到大家都這麼捧場,我滿意的點點頭,說:「那大家就準備一下,明天晚上十一點集合。」

 

「不會吧!這麼快!我都還來不及寫遺書咧!」邱易明發出著急之聲。

 

「這件事情越快解決越好,誰也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!」我笑了笑,對著他說:「要寫遺書就趕快寫吧。」

 

在討論完成之後,我又和大家哈啦了一陣,才離開大枝的宿舍。

 

 

一進到宿舍,我迫不及待的把師姑給我的那包紅色東西找出來,明天深入虎穴算是九死一生,不先看看裡面是什麼寶貝,實在是不太安心。

 

快速的打開內裝,裡面有一瓶見鬼藥水,上面寫著「可供觀賞鬼怪三小時」,另外還有三十幾張和上次有些不同的驅鬼符,看起來效用應該會比較強些。

 

我把這些東西收進背包中,然後走到電腦前,MSN正閃著黃光,有人發給我訊息。

 

發給我訊息的人叫倪孝龍,是之前在漫畫書店打工認識的朋友,他是一個很和善的人,聽說有過許多奇特的遭遇,也知道很多神秘的事,這次我特地和他打聽有關黑色粉末和黑眼人的事。

 

倪孝龍:「你昨天問我的事,我已經請人幫我查出來了!」這是他早先發給我的訊息。

 

小翔:「是嗎?問你果然沒錯,快告訴我。」

 

倪孝龍馬上回應:「你之前猜的很對,黑粉和黑眼是有絕對的關係。」

 

小翔:「有什麼關係?」我又發了個訊息給他。

 

倪孝龍:「那黑色的粉末叫僵屍粉,是切下屍體上的肉再加上自己的血,所製而成,是蠱師專門用來攝人心神的。」

 

小翔:「然後呢?」

 

倪孝龍:「只要吃下這個叫僵屍粉的東西,再聽到施術者的暗號,就會像僵屍一樣聽從施術者的命令,且變的力大無窮。最大的特徵就是,受術者在收到暗號後,眼睛會全然發黑!」

 

小翔:「嗯。」

 

倪孝龍:「另外,受術者在服用僵屍粉後,會被身體自然排出,所以才會產生黑粉,在最後一次作用後,體內便會把僵屍粉全部排出。而且僵屍粉的效用不強,僅能控制同一個人一次,第二次就沒有用了。這也是僵屍粉的另一特徵。」

 

聽了孝龍的解釋,我總算確定了邱曉玲和小婷的死肯定不是偶然。

 

莊社很有可能是被某人所控制,要引發邱曉玲的殺機,而小婷也是被那可恨的施術者所害,但為什麼要幹出這樣卑鄙的事?我想一切的答案到明天自然會明瞭。

 

我正準備要關上電腦時,倪孝龍又發了一個訊息:「這個陰毒的僵屍粉已經失傳許久,連我精通巫術的朋友都是翻了很久的古書才查到,而且有些功能還無法得知,你該不會是想用吧?」

 

「怎麼可能,你想太多啦!」我回覆給他最後一個訊息,便把電腦給關了,倪孝龍這個和此事無關的人,還是別牽扯進來才好。

 

奇樂哩甲賽

全站熱搜

豪爽大力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