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不知道在哪部片上聽過一句話,人的一生中都有一個月會特別衰,如果運氣好「那個月」你一直待在家裡,可能會相安無事,但卻可能會有剎車失靈的汽車撞到你家,或是突如其來的大地震,送你直達蘇州去賣鹹鴨蛋。

 

雖然我並不怎麼相信電影上說的鬼話,但如果真有那回事,我想絕對是九月。

 

九月,家中。

 

「媽,我等一下要跟同學去台北玩,明天才回來。」我對正在看美食節目的老媽說。

 

「不淮!」老媽眼睛盯著電視,手揮舞個不停憑空炒菜,又說:「你忘了上次師姑跟你說的,九月份是你的大凶月,給我好好待在家裡。」

 

「唉呀,又是這套,都二十一世紀了,你還那麼迷信。」我搖頭苦笑。

 

老媽就是那麼迷信,從掌紋、面相,到八字、紫微、龜卦、鳥卦、小強卦,只要是算命的我媽全都信,上次還有一個自稱很靈應的金廣當師姑來幫我算,說什麼大凶月的,根本是在胡說八道。

 

「反正你就是不淮給我去。」老媽瞪了我一眼,看著她的電視,又說:「先去把房間掃一掃,你房間最近動不動就有黑黑髒髒的大粒灰塵,髒死了。」

 

「好啦。」其實我也知道房間最近不知為何多了很多黑色灰塵,不過最近每次一掃完,過不了多久就又出現,應該是那群來我家的朋友留下的東西,真衰。

 

打掃完畢,我又跟老媽說:「那我去買東西吃總行吧?」這是我的緩兵之計。

 

「嗯。那你把師姑給的這包東西帶著才准出去。」老媽從屁股後面拿出一個俗又有力的紅色腰包交給我。

 

勉為其難的收下那包東西,然後出門…..到集合地去。

 

 

台北某小吃店。

 

「喂!小翔,你一個人在發什麼呆?」旁邊一個叫阿肥的胖子拍了拍我的肩,害得我筷子上的魚丸差點噴到隔壁。

 

「廢話,我當然是在想等一下要去哪玩,你這個自稱台北通的,只帶我們玩了半天就沒地方去!」我不屑的看了我的損友阿肥一眼。

 

對了,一直忘了自我介紹,我叫郝浩翔,外號豪好笑,現在我們一群大學朋友共七個人,趁著暑假,相約上台北玩,其中還有我新交的女朋友。

 

「小翔,這馬子你到底是怎麼騙到手,你看她要身材有模特兒般的身材,要臉蛋有明星般的臉蛋,哪像你這副鳥樣。」另外一個損友大枝直指我的鼻子大笑。

 

「甘你屁事!」我回敬他一個中指,大家笑成一團。

 

說真的,我也不曉得小婷為什麼會跟我交往,以她的條件隨便找都可以找到更好的,我想這應該就叫作情人眼裡出西施吧。

 

之前有時會帶小婷跟他們見面,不過小婷總是很不開心,老是出去到一半就想回家,問她什麼她不講,這次還會跟我們出來,真算是奇蹟了。

 

還記得大枝第一次看到我的女朋友,就已是驚為天人,也不知道為什麼,隔了幾個月後的某一天,他又突然死纏著我,要我再帶小婷給她看,說什麼有些話想對大嫂說。

 

結果一見到小婷,他除了嚇一大跳,然後又說小婷很漂亮外,就沒再說什麼,我看他根本就是想看美女。

全站熱搜

豪爽大力推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